郑好:创办私人美术馆 是一份幸福的责任

发布时间:2019-12-01

本网消息
 常鋒 攝 人物名片>>> 鄭好 萬和控股集團董事長,上海溫州商會常務副會長,上海市政協委員,昊美術館的創始人。
 
 
 2013年5月,“四個‘四重奏-3-5-5-3’” [中國 的拚音:zhōng guó]當代名家[藝術 的拚音:yì shù]邀請展在市區萬和豪生大[酒店 的拚音:jiǔ diàn]昊美術館溫州館舉行。參展藝術家是李山、餘友涵、周長江、孫良等四位上海當代藝術家。 趙用 攝 本報資料圖片
 
 

溫州日報[記者 的拚音:jì zhě] 潘舒暢

商業地產、五星酒店、藝術投資,這三個看似毫不相關的領域,卻在溫商鄭好的運營之下有了交集■幸运时时彩车辆管理■。

學美術出身的他,以投資溫州首家由國際品牌[管理 的英 文:managing]的五星級酒店聞名業內■幸运时时彩金融中心■。而今,他又懷著一顆“獨樂不如眾樂”的心回歸藝術,在上海外高橋自由貿易區的森蘭·昊國際藝術島,籌建了一家展廳麵積達一萬平方米的私人美術館,將收於深閨的珍藏與[公眾 的拚音:gōng zhòng]分享。

鄭好說,未來,他[希望 的拚音:xī wàng]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的美術館打造成亞洲最具[代表性 的英 文:representative]的美術館,讓更多人分享藝術的真善美。7月28日,在上海浦東,記者采訪了這位中國私立美術館的堅定[支持 的英 文:support]者——鄭好。

籌建私人美術館

2013年,對鄭好來說是特別忙碌的一年,他的忙大多與藝術事業有關:在上海籌建近萬平方米的私人美術館——昊美術館,與上海外高橋集團[合作 的拚音:hé zuò],打造集藝術品物流倉儲、[展示 的英 文:showed]交易、金融[服務 的拚音:fú wù]於一體的上海國際藝術品交易[中心 的英 文:center]……

由鄭好投資的昊美術館位於上海外高橋自由貿易區的森蘭·昊國際藝術島,預計在2016年對外開放。美術館有近1萬平方米展覽和陳列空間,其中7000平方米的昊現代美術館以展示當代藝術收藏為主,[包括 的英 文:included]鄭好[這些 的英 文:These]年收藏的吳冠中、趙無極、朱德群、曾梵誌、張曉剛、達明·赫斯特、草間彌生等在亞洲、歐洲當代藝術史上舉足輕重的藝術家的[重要 的拚音:zhòng yào][作品 的拚音:zuò pǐn];而另外近3000平方米的昊景泰藍[博物館 的英 文:Museum],則以元明清的琺琅製品收藏為主。

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萬和控股集團的理念,就是把藝術帶到酒店的每一個角落。”鄭好說。他在家鄉溫州投資的五星級酒店萬和豪生大酒店裏,也有著1300平方米的展示空間,它就是今年初開幕的昊美術館溫州館。今年1月,集結了羅中立等14位當代藝術家28件經典之作的“中國[表現 的拚音:biaoxian]”藝術展在這裏展出,吸引了眾多藝術[愛 的英 文:love]好者駐足欣賞。

在鄭好的眼裏,藝術是五星級酒店不可代替的靈魂。“我不希望我的酒店隻是鋼筋加水泥,我想通過藝術,給入住酒店的客人帶來精神上的享受。”

讓商業結盟藝術

一位從溫州走出來的民營[企業 的英 文:business]家,為何對創辦美術館情有獨鍾?用鄭好自己的話說,就是“收而藏之私樂,收而展之眾悅”。

鄭好[告訴 的拚音:gào su]記者,自己7歲[開始 的拚音:kāi shǐ]學習美術,後在中國美院學習[平麵 的英 文:graphic]設計,[畢業 的英 文:finishes]之初加盟了[浙江 的英 文:Zhejiang]國際廣告溫州[分公司 的英 文:branch],從事的也是和設計有關的[工作 的英 文:work]。此後,他下海經商,雖不再拿畫筆,卻仍珍存著那份難以割舍的藝術情懷。1997年,一個偶然的[機會 的英 文:offer],鄭好收藏了一件翡翠玉石的藝術品,此後便一發不可收。

“因為從小學習美術,對美好事物有著孜孜的追求,所以收藏就成了我的愛好,繼而又發展[成為 的拚音:chéng wéi]生活的一部分。”鄭好如是說。打那以後,他便成了美術館、畫廊、拍賣場的常客,並把“藝術空間”的概念植入到他的商業地產和酒店中。

一邊是越來越多的私人收藏,一邊是社會對文化藝術的需求進入一個新的階段,各類私人美術館紛紛建立,鄭好便萌生了“不能做藝術家,就做藝術推手”的念頭。而對於經營商業地產的他而言,建私人美術館的空間是現成的,於是,昊美術館上海館和溫州館便應運而生。

之所以用“昊”字為美術館取名,鄭好解釋,是因為“昊”字上“日”下“天”的結構,體現了藝術和生活的完美詮釋,即舒適每一日,藝術每一天。而美術館的[英文 的英 文:English]“HowMusuem”中“How”,則更是[一種 的拚音:yī zhǒng]發問,向藝術發問,答案永遠開放。

和國內[許多 的拚音:xǔ duō]私人美術館創辦者一味[強調 的英 文:emphasised]公益性、非營利不同,鄭好並不避諱將美術館與其商業體[聯係 的拚音:lián xì]起來。在他看來,昊美術館的“HOW”,麵對的首要[問題 的拚音:wèn tí]就是[如何 的拚音:rú hé]將商業與藝術接軌。

“藝術支持了我們的酒店,支撐我們本身商務體的發展,然後返回來,我們從[其他 的英 文:other]渠道獲得的利潤同時也支持了美術館的發展,支持了公共[教育 的英 文:education]的發展。”鄭好說,在他看來,如果沒有能力去經營商業,就沒有能力來運營私人美術館;而有能力經營美術館,使之成為一種力量去支持商業,才能讓私人美術館發展得更好。

不博一時之利

近年來,[隨著 的英 文:Along with]喜馬拉雅美術館、震旦美術館、龍美術館的陸續開館,上海的私人美術館迎[來了 的拚音:lai l]發展的春天。

談到將來有[可能 的英 文:would]麵臨的市場競爭,鄭好也很坦然。“辦美術館關鍵還在於持久力,如何能持久地發出自己的聲音,有沒有[一些 的拚音:yī xiē]領先的觀念、會不會帶來中西文化的互動、能不能吸引國際化的藝術家的落戶,這些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美術館未來要努力的方向。”

鄭好認為,中國的私立美術館好比一個一米六的巨嬰,雖然發展曆程很短,但一開始便是7000平方米、10000平方米的展覽規模。他呼籲大家對美術館進行關注和支持的同時,也要給予寬容,不能拿她們和紐約的MOMA等美術館相比,必須[承認 的英 文:admitted]中國的私立美術館和國外不在一個起跑線上,在[人才 的英 文:牛B人物]層麵、管理層麵和觀念層麵都存在差距。

“在歐洲,有些小美術館隻收藏幾個藝術家的東西,[但是 的拚音:dàn shì]它屹立幾十年,有幾代人去運營,有幾十萬的客流,[這樣 的英 文:then]的發展[已經 的英 文:have been]很成熟了。反觀現在的中國私立美術館,在成長初期更需要大家來精心嗬護,傾注更多的心血。”

在鄭好心裏,籌建美術館不是博一時之利,更多的是履行一個企業家的社會責任。他希望將來上海的私人美術館之間[[形成 的拚音:xíng chéng] 的拚音:xíng chéng]一種互補的關係,在互補中尋找自身[風格 的英 文:manner]和定位。

相關搜索:美術館 私人


本文由◆幸运时时彩光仪◆发布;



上一篇:马晓晖在洞头调研时要求 下一篇:2018温州经济年度人物昨举行颁奖典礼

  • · 2018温州经济年度人物昨举行颁奖典礼 2019-12-01
  • · 郑好:创办私人美术馆 是一份幸福的责任 2019-12-01
  • · 马晓晖在洞头调研时要求 2019-12-01
  • · “吧乐吧” 布局全国市场 2019-12-01
  • · “农合联”搭台 小贷公司唱戏 农村合作社喝彩 2019-12-01
  • · 首考后不少学校要换新课表 2019-12-01